首页

AD联系:3171672752

阳光在线

时间:2020-02-29 01:27:55 作者:老虎机游戏 浏览量:20105

AG,只爲非同凡響【ag88.shop】阳光在线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,见下图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,见下图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,如下图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如下图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,如下图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,见图

阳光在线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。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阳光在线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。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1.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2.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。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3.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。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4.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。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。阳光在线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吉祥棋牌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

澳门皇冠体育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....

a8体育

回溯COP25:一场谈判失败但周边喧闹的气候会议....

环亚官方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....

美狮贵宾会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....

相关资讯
ca88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....

环亚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....

dafa888

犹记去年联合国第24届气候会议 (COP24),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最终在各国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下,好不容易订出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,将未来执行细节白纸黑字明文写下。但是,当时针对部分条文的具体实践,象是协定中的第六条(Article 6)(主责碳交易和其他形式的国际合作机制),各国并未达成共识,只能留给今年COP25来决定。

然而,今年的气候大会却命运多舛,起初从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,而后谈判过程又极度不顺遂,不仅成为史上最长的一次气候会议,甚至引发公民社会一次前所未有最严重的抗议行动,究竟这场会议的争议在哪里?又为气候社群带来哪些成果?

某天傍晚COP25会议场外的夕阳余晖(图:詹诒絜)

各国歧见未解 关键问题皆待议

先来瞧瞧本次会议焦点Article 6,相较于去年,谈判过程更是举步维艰。首先,双重计算(double counting)的争论持续在今年谈判桌上燃烧,巴西一样坚持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减碳量,仍可列入“国家自主贡献”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, NDC),而遭到许多国家极力反对。

针对《京都议定书》内所剩的“减排认证”(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,CER)和“温室气体分配数量单位”(Assigned Amount Units, AAU),是否可以持续在《巴黎协定》中留用,转换成碳交易市场的额度,各国也是争论不休,其中又以欧盟和小岛国家联盟为首的集团强烈反对,主要还是担心剩余的额度若流入市场,将造成碳价过低,如此很有可能使全球减碳野心减少25%。

不仅于此,到底碳市场的运作需不需要纳入人权原则,国家也迟迟谈不拢。会有这般考量,其实还得追溯至《京都议定书》时代,部分国家为了取得减排认证,伤害了一些在地社群或原住民权利。这次,大部分国家坚持采纳,是为了避免历史重蹈覆辙,但由于不同集团立场太过分歧,最后如同Article 6其他议题,悬而未决。

另外,本次谈判还有一个瓶颈,是各国对共同时间框架看法不一。其实去年《巴黎协定》规则手册出炉后,就想统一所有国家2030年后NDC的执行年限,而端看台面上有的版本,就涵盖“五年”、“十年”、甚至是让国家自行选择等多种选项,面对这般歧异,大会最终还是决定延到之后的COP再拍板定案。

这次谈判会场里处处充满剑拔弩张的气氛(图:詹诒絜)

历经苦战 会议仍有些微收成

不过平心而论,今年却也不是一无所获。这次在闭幕会议上,针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两份《气候变化与土地》和《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雪圈》报告,虽然仅以“注意到”(noted)一词来弱化报告在决议中的地位,不过大会最终也要求明年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时,需为“海洋、土地和气候变化”议题举行对话,督促各国重视这些生态圈内的减量和调适行动。有趣的是,巴西代表原本十分反对此决议,但在各国一面压倒性的支持下,最后一刻放弃立场。

不得不说,气候科学的重要性,在这几年COP场域中是越来越显见。原本主办国智利,还特地成立科学部(ministry of science),由部长Andrés Oscar Couve Correa在COP期间召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相关部门首长,共同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,为谈判提供建言。更吸睛的是,这次在高阶气候行动会议上(High-Level Event on 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),秘书处安排现场与正于外太空执勤的NASA航天员进行连线,用从太空端观察到的地球科学现象,让现场国家代表明白气候变化是真的存在,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尝试。

而回到谈判桌上,专门处理损失与损害(loss & damage, L&D)议题的“华沙国际机制”(Warsaw International Mechanism, WIM)也取得一些进展。尽管COP25最终决定拨用绿色气候基金(Green Climate Fund, GCF)的款项,作为L&D的财务来源,而非照公民社会团体及开发中国家所愿,另辟一项新资金源头,但总算是让这次会议种出一个成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美国在今年L&D的谈判上也闹了一些插曲,主要是川普已宣示明年会正式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为了撇除L&D议题中伴随的“咎责”及“赔偿”问题,美国强烈反应L&D的讨论应停留在协定缔约方大会(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serving as the meeting of the Parties to the Paris Agreement, CMA),不应再进入UNFCCC气候公约的缔约方大会议程,否则身为公约成员的美国,还是摆脱不了面对L&D议题的责任。

大会秘书处首次尝试与航天员连线,用太空端视角叙说气候变化(图:詹诒絜)

同个会场两样情 周边会议提更多行动可能性

纵使这次谈判结果令许多人失望,讨论气氛也总是剑拔弩张,让人不捏把冷汗都难,但镜头拉回会场的另外一头,有着各式各样的周边会议和国家场馆(pavilion),却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氛。

首先,有许多城市和企业不断地在如此场域内加码更大的减碳决心!比方说,自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高峰会(UN Climate Change Summit 2019)结束后,全球共有102座城市承诺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(net zero emission),这次在COP25上,日本就有几个城市代表,包含东京、横滨、京都,为达标执行面现身说法,采用的手段包含城市百分之百再生能源、绿建筑指令、种植类海藻生物来固碳等。另外在低碳交通一块上,有不少地方政府代表现场做出承诺,要大量采购电动巴士、刺激共享运具的使用。而这里头,已有些城市原本就已加入C40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发起的“绿色又健康的街道宣言”(Green and Healthy Streets Declaration),帮助城市提升共享交通工具的使用率、减少城市街道上的污染车辆数量、鼓励车队运营商和私部门合作,以加速零排放车辆的过渡期。

会场附近的地铁随处可见“气候紧急”的标语(图:詹诒絜)

以企业端来看,IKEA集团也在许多周边会议重申2030年“气候正效益”(climate positive)目标,而针对实际执行面,其气候与能源经理Karol Gobczynski强调,集团盘算在2025年以电动车取代所有目前燃油运输车,并投资更多再生能源发展,相信不久未来,IKEA的所有用电来源百分之百会是再生能源,家具货物运输(delivery)的过程也将零碳化。而事实上,这类以企业集团去带动民间的低碳投资,是一个很好的示范。平心而论,平均一台电动车的价格仍高于一般燃油车,但如果这些国际大企业未来持续大量采购、创造更多的需求,就有可能把总体价格压下来,让一般民众或甚至是政府部门可以负担得起。

另外在财务端方面,这次由芬兰与智利召集总共51个国家的财政部首长,发表一个“圣地亚哥行动计划”(Santiago Action Plan),希望各国未来能制定合理的碳定价机制,让国内总体经济与财务政策,都有助于减缓及调适气候变化,甚至向市场释放讯号,鼓励私部门的资金投入气候减缓(mitigation)与调适(adaptation)计划中。接下来自2020年开始,预计所有签署的国家将轮流举办会议及工作坊,让行动计划更落地。

国际知名环团WWF特别在会场内成立一个“医治紧急状况”馆,并在里面提出各式各样的气候解决方案(图:詹诒絜)

总体来说,这次COP25会场谈判区和周边会议区的气氛天壤之别,这也让部分气候社群人士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更激发非政府(non-state)角色的减量潜力,说不定还能让整体全球气候政策走得更前面。而回过头来展望明年的COP26大会,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(Glasgow)发生,身上肩负的任务比以往更重。由于2020年是《巴黎协定》正式启动年,面对这般时间压力,要解决今年残留下来的各种议题本就不容易,再加上近期英国选举保守党大胜,未来脱欧问题会怎么影响COP26的主办和谈判,也是相当不可预知。

(编辑:Nicola)

<....

热门资讯